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格林斯潘:美国经济出了什么问题?

作者:金亚洲游戏 时间:2019-11-03 22:12

格林斯潘看到的挑战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现象,比如不断膨胀的赤字,以及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等福利项目不断上涨的成本。但这位前美联储主席说,随着通货膨胀的逼近,民粹主义的蔓延,以及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解决这些问题的紧迫性迫在眉睫。

《巴伦》:当你放眼望去,你看到危机在哪里酝酿?

格林斯潘:不。

《巴伦》(barronschina)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18年10月16日首发,2019年5月26日更新的报道“Alan Greenspan on What Trump Gets Wrong and Sweden Gets Right”。

以精通数据著称的格林斯潘提供了一个统计数据,总结了当今美国经济问题:生产率增长,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生产率增长的不足。《巴伦周刊》在他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办公室会见了格林斯潘,进行了内容广泛的讨论,包括生产率增长乏力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威胁,投资者应该关注的危机,卡尔•马克思(KarlMarx)的正确之处,以及为什么瑞典可能拥有让美国经济恢复强大的答案。

翻译 | 小彩

《巴伦》:瑞典是一个小国,政治体制也非常不同。它的变化如何在这里发挥作用?

格林斯潘:美国经济出了什么问题?

应享权益支出减缓了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这是抑制GDP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应享权益支出是强制性的,它们的数量与总体经济活动基本无关,再加上我们向每一个愿意借给我们一点小钱的人借钱,这让我们的经济陷入了严重束缚。

格林斯潘:通过提高资本准备金要求(我建议提高20%至30%),银行体系的风险将比多德-弗兰克(Dodd-Frank)等监管措施更有效地降低。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眼中的美国经济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以及为什么瑞典可能拥有让美国经济重新恢复强大的答案。

《巴伦》:投资者通常寻求债券的安全性。难道他们不应该再这样想吗?

《巴伦》:生产率增长乏力会引发危机吗?

《巴伦》:那么什么时候会出现后果?

格林斯潘:第一波(不满)已经随着英国脱欧而浮出水面。在GDP突然放缓之前,根本没有人讨论脱离欧盟的问题。而这现在正在发生,巴西也一样,还有秘鲁和阿根廷。

美国经济或许正处于有史以来最漫长的复苏之中,但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告诉《巴伦周刊》(Barron's),美国经济没有看上去那么好,而且很可能会变得更糟。

格林斯潘:美国经济出了什么问题?

版权声明:

《巴伦》:鉴于你在书中提到的对美国经济的挑战,特朗普政府3%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否可持续?

现年92岁的格林斯潘在1987年至2006年的经济繁荣时期,赢得了投资者、政界人士,甚至其他国家央行行长对他摇滚明星式的仰慕,他们紧紧抓住他对经济和货币政策常常难以捉摸的评论不放。然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让人们更加关注格林斯潘在任期内的低利率政策,以及他对市场自我调节能力的信念。

格林斯潘:人们还相信火星上有人。

格林斯潘:对,它是潜伏的。

《巴伦》:量化宽松政策结束的后果是什么?

《巴伦》:是因为数据没有反映出经济的变化吗?

格林斯潘:2018年的养老与生还者保险和联邦残障信托基金报告显示,尽管事实上每个人都说我们在为这些事情出资,但是精算师仍然说我们还必须削减25%的福利才能使信托基金保持精算稳健。

《巴伦》:我们的系统是否需要分崩离析以后才能采取行动?

《巴伦》:你谈论了很多关于通货膨胀的问题,但是它并没有出现在许多常用的指标中。

格林斯潘:看看瑞典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做了什么,他们在落后潮流方面遥遥领先于我们。由于瑞典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他们比我们(处于更糟糕的状态)。他们最终陷入了一场巨大的危机:抵押贷款利率在短期内达到了500%,整个系统正在崩溃。

标准程序是你会得到一个民粹主义的政治结构,民粹主义是一种非理性的哲学,不像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这些看待世界的结构化概念方式。实际上,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是一本非常有思想的书,但他关于人性将会改变的结论是一个关键性的错误,因为人性从来不会改变,但是他论证的前提是可行的。

《巴伦》:那么更现实的增长率是多少?

格林斯潘:自1965年以来,储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一直在稳步下降。与此同时,福利支出也在稳步上升。这两者未必都在加速,但对财政预算和私人投资的拖累一直在越变越大。我们过去的生产率增长相当可观,年增长率超过2%。但在最近的五年期间,最高年增长率只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