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吴虹滨说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编:贾文婷、杨牧)

作者:金亚洲游戏 时间:2019-11-24 18:09

1973年,吴虹滨离开了生活了近五年的红光农场,到北京读了几年大学,便开始了长达33年的外交生涯。期间20多年生活、工作在国外。回首从普通外交随员到中国驻外大使的历程,品味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和甜酸苦辣,居然有一种“洋插队”的感觉。吴虹滨说,“因为回想往事,最先想起的总是自己遇到的最苦、最累、最惊险刺激的事儿,就像当年农场生活的回忆,苦涩多于甘甜。”“检视自己这么多年的作为,也深深感到是那片红土地和那些一生劳作、生活在那片红土地的人们塑造了我坚韧的性格、不怕吃苦的作风和最基本最宝贵的东西——做人的道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吴虹滨说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编:贾文婷、杨牧)

(责编:贾文婷、杨牧)

亲历涉台斗争 警告白企业不能“脚踏两只船”

在苏联刚解体的混乱年代,台湾当局趁乱在白俄罗斯插了一脚,开设了“台北驻明斯克办事处”。卢卡申科总统当政后奉行对华友好政策,但白俄罗斯政府高层还是有人频频与台湾来往,白外交部的态度也很暧昧。吴虹滨一方面坚持凡自己和其他中国外交官参加的活动不得有台湾代表在场,一方面加紧做白政府,特别是总统府的工作,要求他们认真履行两国建交公报,尽快驱逐台湾的代表。在国防部和克格勃,吴虹滨告诉白方官员,有企业在向台湾出售用于军事的产品,这是对友好中国的潜在威胁,要他们采取措施。对几个向台湾出售微电子产品的企业,吴虹滨既交朋友也警告他们:“这是在提升台湾的军事能力,大大超出正常贸易的范围,而他们要想进入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就不能脚踩两只船。”在做了大量工作之后, 2006年新年伊始,台湾当局“主动”宣布,因“业务量太少”,立即关闭“台北驻明斯克办事处”。

2006年,吴虹滨在白俄罗斯任大使。时逢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20周年,受邀请去重污染区考察,实际上是这是表明中国政府对受核污染困扰的白俄罗斯政府的支持和对无辜受害百姓同情的机会。明知 “新生儿都是怪胎”、“老鼠长的有猪那样大”之类说法纯属无稽之谈,但是要进入核污染区,吴虹滨心里还是沉甸甸的。当进入离被封闭的核电站只有几十公里的重灾区时,只见公路两旁森林和田野郁郁葱葱,一幢幢农舍保存依旧,门窗都被钉着木条封死,地里停放着拖拉机、汽车,一片田园景色,可就是不见人,“鬼域”看得令人毛骨悚然。吴虹滨想直抵边界眺望在对面乌克兰境内的核电站,却被陪同的官员坚决拦住。因为再往前是生命禁区,连白俄罗斯首都的官员也没人敢像中国大使如此深入核污染区。吴虹滨当时的想法就是“红土地里走出来的人,没给它丢脸。”


卢卡申科总统对内坚持稳定优先、人民生活优先,对外首先保持与俄罗斯特殊关系的做法,引起西方国家极大的不满,把卢卡申科视为“眼中钉”。2006年3月白俄罗斯举行总统大选,卢卡申科决定竞选连任,西方国家也决心趁机大闹一场,搞掉卢卡申科。吴虹滨和白俄罗斯人民一起经历了一场蓄谋已久的“颜色革命”。

第二天,独联体观察团和应邀前来的中国观察员小组分别公开声明,认为总统选举是公开、透明的,欧安组织观察员小组则完全否定选举结果。中午卢卡申科举行记者招待会,一开始就宣布:“人们所说的、某些势力精心准备的革命在白俄罗斯失败了!”3月20日晚上市中心的胜利广场有2000人集会,又重演“颜色革命”的老版本,在广场上支起了帐篷。几个欧盟国家的大使竟然不顾身份到场为集会者打气。警察不干涉,这些人闹了一夜,觉得没趣,也就自己散了。21日更是清冷,仅200多年轻人聚集在广场上。警察仍不予干涉,但拉起警戒线,不允许往广场里送任何东西。这些追求“民主”的年轻人闲极无聊,竟然在广场上乱扔垃圾、撒尿,引起市民极大的反感。吴虹滨回忆,“我到广场附近去观察,只见在广场一角聚集了一二百人,摇动着前政权的旗子高声喊叫。周围用长枪短炮忙着拍摄的记者倒有好几十人。路过的人们步履匆匆,也没人去围观。估计明天欧洲各国的电视上,白俄罗斯首都肯定又是彩旗飞舞、群情激昂。”

勇闯核事故“鬼域” 没给红土地丢脸

卢卡申科就任总统后,国家的经济不断发展,老百姓对物价上升有怨言,但是在独联体一些国家社会动荡、经济不断下滑的情况下,白俄罗斯的情况就算是好的了。到2003年,在联合国发展署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报告》中,白俄罗斯占第53位,超过了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独联体主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