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可利用的FTA选项会变多

作者:金亚洲游戏 时间:2019-12-20 22:07

  庄芮说,中日韩FTA谈判要有更大的灵活性,以处理谈判难点。在有些条款商谈中,不妨通过其他方式给予阶段性解决,防止因为一些问题僵在那里,阻碍整个谈判。比如印度现在不参加RCEP,那么不妨相对灵活地留个位置给它,先推进其他方面,并随时欢迎它回来。这些灵活的方式是我们需要共同思考的,因为让整个谈判继续往前推是最重要的,不要在一些细节上受到阻碍。中国有句话,“办法永远比困难多”。▲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庄芮也认为,面对这种伤害,三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团结,通过一系列合作强化价值链关系,通过FTA的签订,降低贸易壁垒投资壁垒,降低市场成本,让企业面对外部冲击的时候,能有更强的应对能力。

  益处不止于三国

  今年8月的中日韩外长会议上通过了《“中日韩+X”合作概念文件》,三国将在协商一致基础上探讨同其他国家开展互利合作,促进共同发展。日本外务省有关人士认为,中日韩企业联合开发第四方市场已经出现萌芽,现在最重要的是建立共同规则,因此推进三国FTA有重要意义。

  在RCEP16国领导人联合声明发出后,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例行吹风会上介绍说,这次领导人会议正式宣布15个成员国整体上结束谈判,就标志着世界上人口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化、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建设取得了重大的突破。

  韩国国际贸易协会也从对韩有利的角度进行阐述。该协会研究人员认为,韩国已和很多国家签署FTA,一旦中日韩也能签署,那么韩国在面对中国或日本时,可利用的FTA选项会变多。比如,韩国一件产品进入中国,那么就有中韩FTA、RCEP和三国FTA的规则可供利用,韩国可以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FTA条款。另外,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市场进口的美国产品在减少,日韩产品与美国产品相比更有优势。一旦三国签订FTA,日韩产品在中国的竞争力会更强。同时,中日产品在韩国的竞争力也会增强,尤其对韩国中小企业构成压力。但这种外部压力并不都是坏事,能够促使韩国中小企业加强创新,增强自身实力。

  不过,三国FTA谈判进程依然面临不少障碍。中国商务部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提问时表示,中日韩三国在制造业和农产品等领域有不同利益诉求。

  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则表示,在关税结构上,三国有很大差距。以日本为例,日本对进口55%的产品征收零关税,30%征收5%不到的关税。相比之下,中韩征税相对较高,那么FTA追求的减免关税对于日韩来说压力会更大。此外,历史遗留问题也时常阻碍三国经济合作与贸易。

  何为RCEP+

  日本外务省有关人士在谈及“RCEP+”时认为,RCEP和中日韩FTA可以共同推进,但不会出现把RCEP达成的协议直接拿到中日韩FTA的情况。

  “要与时俱进。”韩国国际贸易协会的研究人员表示,韩国2007年与东盟签署的FTA没有涉及知识产权和跨境电商,这次RCEP加进去。因此,中日韩FTA谈判应根据当前三国贸易结构加进新的内容。

  中日韩自贸区第十六轮谈判首席谈判代表会议,11月底在韩国首尔举行。三方在共同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基础上,就进一步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打造“RCEP+”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深入交换意见。此前,RCEP16国领导人在曼谷举行的第三次RCEP领导人会议结束后发表联合声明称,15个成员国已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准备明年签署协议。那么,“RCEP+”是什么样的自贸协定?中日韩如何在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盛行的当下推动三方之间经贸?在本轮中日韩自贸谈判举行前夕,《环球时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借助“2019中日韩记者联合采访”活动,对三国政府和学界进行了采访。

(责编:刘叶婷、贾文婷)

  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则是另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浦田秀次郎认为,美国把贸易赤字归咎于全球化和中国,想通过保护主义缩小赤字是不正确的。美国错误地认为贸易赤字导致就业危机、收入差距拉大。而政治人士把收入差距拉大转嫁给外国更容易获得国内支持,因此采取保护主义,从而对全球供应链和世界经济都造成负面影响。

  “办法永远比困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