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海量数据经数据采信和大数据算法

作者:金亚洲游戏 时间:2020-02-06 12:06

  人力资本好比宝山富矿,“人才有价”就是其中一桶金。

  耿哲是山东和同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像和同信息这样的中小微高新技术企业,大部分是轻资产,为融资而抵押房产者有不少。

  2018年6月,580万元抵押贷款终于到账。此时,公司账上只剩1.99万元。

  公司客户回款周期长,从接单、研发、生产到验收付款,有的合同期限达9年。订单越多垫资也就越多,企业渐渐吃不消。2018年上半年,销售额1851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却有5922万元,资产总额的91.83%是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及存货。

  “现在平台服务商已有千余家,还有法律、税务咨询、会计等服务类部门,2020年第一季度正式推出。”吕耀春说。

  这套人才评价标准背后,是一个庞大的运算体系,称为“四CAI”模型,即从人的才、彩、采、财4个维度进行量化。其中,“才”是才能,包括学历、学位、职务等指标;“彩”是出彩的部分,包括荣誉信息、知识产权等;“采”是采集信息,如消费、信用、社保等;“财”是财富信息。这一共涉及400多项指标、3000多个要素。

  《 人民日报 》( 2020年01月23日 10 版)

  “人才有价”推出两个月后,2019年7月22日,全国人力资本产业公共服务平台在济南正式上线,人才银行、人才保险、人才价值交易等业务一应俱全,人才价值可进行一站式免抵押兑付。耿哲团队就是在这儿将身价“变现”的。其中,领投的山东省人力资本产业创投公司是家国企,也在这个平台上。

  耿哲虽有1万多平方米厂房,但那是租的,有专用设备,银行又不认,能抵押的只有房产。妻子强烈反对:“万一搞砸了,你让全家睡大街?”耿哲装作若无其事:“哪能呢!公司120多人,个个都在玩命干,困难只是暂时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妻子拗不过,只好同意。

  济南市和高新区对平台的支持坚定而大胆,需要什么政策,就制定什么政策。济南市每年为此投入1000万元,高新区每年配套1500万元,作为人力资本产业专项资金。另外,高新区还设立了支持资金,先期规模每年5亿元,通过政府领投,撬动银行、保险、基金等资本,赋能人才与企业发展。

  很快,山东省人力资本产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领投1000万元,山东省工研院基金和济南热力分别作为技术投资和战略投资,各跟投1000万元,以定增形式共认购30%股份。

  去年5月,济南高新区研发的身价评估平台“人才有价”正式上线。测试者只需在机器或手机APP上简单操作,即可得出身价信息、岗位价值和金融价值。首个尝鲜的企业已凭此获得金融投资,解了燃眉之急。

  公司日渐壮大,有了很多亮眼标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37项、国家高新区瞪羚企业、山东省瞪羚示范(培育)企业、济南市物联网能源测控与管理工程研究中心、挂牌新三板基础层……但这些都没能阻止那场突如其来的危机。

  “人才有价”也获得了浦发银行、恒丰银行、泰山保险等35家金融、类金融机构的认可。在APP上,个人可直接向济南农商行申请纯信用的身价经营贷,最高200万元。

  数据从哪儿来?济南市政府和“人才有价”平台签署合作协议,济南政务云首先对平台开放,涉及38个数据端口、1800个数据集;此外,大数据中心还与百行征信、浪潮集团等实现数据对接。

  “人才和资本之间需要一座桥梁。”从事人才工作20多年,济南高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张维国有个大胆想法:把人才身价量化评估,再用身价撬动金融,支持企业发展。

(责编:李枫、岳弘彬)

  公司账上马上就没钱了。在办公室转悠半天,耿哲狠下心、一跺脚,抓起手提包,直奔银行。包里,是家里所有的房本。

  2018年4月,公司遭遇资金危机。一笔贷款到期后,准备用一处房产抵押加上所有应收账款作担保,再贷1200万元,几经变更,却被告知:应收账款部分无法授信了,必须全部用房产抵押。

  耿哲原是研发工程师,41岁辞职创业,2011年成立和同信息公司,主要生产智能热能表等智能计量仪表,融合物联网技术,研发生产测控终端和系统云平台。产品甫一上市,订单纷至沓来。第一年销售额即达500万元,此后增长飞速。因为看好分布式清洁能源供暖市场,近几年公司还转向空气源热泵的研发,毛利率可达50%。

  困境:公司账上只剩不到两万元

  国家发改委最新出台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已将“人力资本服务业”收纳其中。2020年1月11日,首届“全球人力资源·人力资本服务业大会”在济南举行,人力资本服务业的大幕正在这里徐徐拉开。

  破局:9位核心技术人员身价上亿贷来3000万

  这就是济南人力资本产业研究院,由高新区出资创办,为济南人力资本产业提供持续性应用研究,为激发创新活力,采用“双轨并行”。

   

  在科技型中小企业集中的济南高新区,融资难的问题不是个例。初创企业更为艰难,研发周期长的,没等投入生产,资金就已亮起红灯。

  把人才身价量化评估,再用身价撬动金融,支持企业发展——科技型中小企业集中的济南高新区正在开展这一大胆实践。

  资金一旦投入,吕耀春的工作就尤为重要。作为人才有价(山东)有限公司大开发总裁,他的团队主要负责对资金进行贷中监管。“投资方的钱进不了个人的腰包,而是放入银行共管账户。”

  “订单源源不断,但就是流动资金不足。”耿哲说,应收账款若能回一半,也都不用愁。

  “这些数据是可用不可见的,调取数据后直接代入算法,我们只能看到结果。”济南人力资本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韩俊杰说。海量数据经数据采信和大数据算法,即可给人才“画像”,人的综合信用则体现为“身价”。

  平台:搭起人才与资本之间的桥梁